rss
当前位置 :首页 > 服务网络

推广网络金融协议 获千万风投(图

  孙宇晨,1990年生于青海,长于惠州,曾就读于惠州一中,获第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,2007年考取北大历史系,2011年赴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历史学硕士学位。宾大沃顿商学院浓郁的商业气氛使孙宇晨的注意力转入金融领域,他还利用买卖比特币赢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2014年1月,孙宇晨创办锐波科技,同时担任美国硅谷Ripple Laps中国区域负责人,向中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推广ripple协议。目前,其公司已获得IDG等风投机构近千万元的风投资金。

  2014年,孙宇晨频繁地出现在各类互联网论坛和财经论坛中。在他的演讲中,“ripple币”、“价值网络”、“互联网金融”等是高频词汇。他正在向中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推广一种互联网虚拟货币协议—ripple协议。这一协议的采用,将让国际汇款像发送email一样,即时到达并且完全免费。

  孙宇晨把自己定位为“价值网络的布道者”。他希望为中国的银行和金融机构建设更加高效和优惠的交易网络,甚至开设没有网点的互联网银行。“我感觉我就像当年张朝阳回国推广互联网,‘价值网络’有一天也会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,影响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。”

  自信、张扬、乐于思考、敢于行动,孙宇晨不避讳自己对于荣誉的渴望。“我以前是历史的研究者,现在我是历史的参与者。我坚信‘价值网络’是一个与互联网同样伟大的事物。多年以后,历史书里会有我的名字。”

  孙宇晨曾经是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学霸。他曾到台湾大学交流,待在台大图书馆里研读民国档案。2011年,他以历史系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,得到斯坦福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宾夕法尼亚大学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达特茅斯学院等5所美国高校的硕士录取通知书。他最终选择宾大,想研究东亚文明,将学术研究进行到底。

  不过,学霸孙宇晨并不是一个书呆子。他一直是一个潮人,无论从外形抑或思想上。他关于北大会商制度的评论点击量高达30万次。在《南方周末》实习期间,认为做记者是一个很酷的事情。当时,新浪微博上线不久,不少记者尚未安装,孙宇晨就帮忙下载安装并介绍用法。

  活跃的思维、对新事物的渴望、对平庸的恐惧,这些性格让他对在美国所遇到的种种现象有更深的思考。“我到美国的那一年,亚马逊收购了《华盛顿邮报》,不少报纸杂志也关闭了。我非常直观地感受到技术和资本对人类社会的影响。我读大学的时候非常希望拥有一台黑莓手机,然而很快它就被淘汰了。我感觉世界瞬息万变,必须把握好大的趋势,参与其中。”

  他花了大量的时间修学沃顿商学院的课程,并在比特币热潮中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。“这时候我就考虑回国创业的事情了。站在历史潮流的趋势上,顺势而为,你才可能成功。比如京东,它一直在烧钱,但毫无疑问它成功了。互联网是最新的事物,而互联网金融又是这里面最新的。”

  孙宇晨致力于在中国推广ripple协议。Ripple协议由硅谷公司Ripple Labs开发,其两位创始人均为互联网金融的鼻祖级人物。Ripple的自我定义是:“Ripple支付网络允许任何货币在任何人之间流通,它的建立基于互联网的基本理念:人人免费,人人可触及,不属于任何人,将整个世界链接在同一个网络内。”

  银行和金融机构是孙宇晨的目标客户。孙宇晨和他的员工们正在和一家银行接触,了解彼此的技术,以及制定可行的银行接入方式。目前,不同国家间的银行通过SWIFT协议在不同货币间进行清算,需要收取一定费用,并有一定延时。而Ripple试图为银行间的清算提供新的底层协议,让不同货币自由、免费、零延时进行汇兑。

  Ripple还拥有自己的基础货币,即XRP(瑞波币)。XRP的引入,是为了解决两个问题,一是防止恶意攻击,二是作为桥梁货币,本身并不具备储藏价值。在Ripple系统中,恶意攻击者可以制造大量的“垃圾账目”试图造成网络瘫痪。为阻止恶意攻击,每个Ripple账户都需要持有少量的XRP储备才能制造新的总账条目;同时,每进行一次交易,就会减少0.00001XRP(大约等于十万分之一美分)。这些XRP并不是支付给任何人的费用,而是销毁(这些XRP将不复存在)。如果有恶意攻击制造巨量账目,将会产生大额的费用,攻击者难以承担。

  作为桥梁货币,XRP就像一个纽带,将全世界的货币和等价物串在一起。“一种货币兑换另一种货币时,需要借助桥梁货币,至于桥梁本身是木头的,还是金子的,一点也不重要。我们能够完成兑换就可以。”孙宇晨说。

  除了为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清算业务构建新的底层协议外,孙宇晨还有更大的野心。“我们在推广‘价值网络’的概念。互联网发送的是信息,实现了信息流在世界的自由流动。以前我们打电报,每个字都是花钱的。互联网打破了信息的壁垒,发邮件是免费的。既然信息可以发送,为什么不能发送价值呢?”

  孙宇晨认为,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有价值的,比如飞机里程积分、话费积分等,在世界不同角落的人可以通过交换,获得各自利益的最大化。“我们希望打破价值的壁垒,让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在全世界自由、瞬时流动。”

  目前,互联网上并不缺乏物物交换。人们可以在论坛、微博、微信等平台上发布信息,寻找交换者。“但是,这种交换是分散的,效率不高,可能要耗时很久才能找到合适的。我们希望将其云端化、网络化、瞬时化。”

  孙宇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就开始了创业。“很多人总觉得创业要拼爹、要有工作经验、要有学历等,但我认为创业不是小浣熊方便面,集齐108将就可以有奖。如果你有一个好点子,要马上做,大趋势上这是做生意的好时机就行。”

  这种行动派的思想,源于孙宇晨20多年来的生活经验和思维习惯。孙宇晨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婚,父亲给了孙宇晨很大的空间,远在意大利的母亲也多鼓励他依照自己的想法生活。“我十岁的时候就要对自己的生活做主了。我想做什么,我不需要找人汇报,父母就不是一个批准机构。现在,我看到很多三十岁的人还在说‘我父母怎样怎样’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在高考填报志愿也是孙宇晨一人决定。“我填完了,就告诉父母一声。他们就像是公司股东,不是董事会,有知情权,没有表决权。”

  对于孙宇晨创业,父母虽然在大方向上支持,但是也有不少疑虑。“他们总感觉风险投资不靠谱,担心是不是别人在骗我。我非常理解他们。他们的知识结构和生活经验都告诉他们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然而,世界已经改变了,我们有我们的方式。”

  在创业中,朋友的支持比父母的支持更加直接。在惠州一中,孙宇晨结交了不少好朋友,在创业路上也有来自他们的支持。在北大读书、在宾大求学、以及回国向风投基金寻求帮助时,孙宇晨也得到不少圈内人士的帮助。“每一步我努力之后,都有人给我一些指导和帮助。没有这么多朋友,我想我也走不下来。”

  现在,孙宇晨正享受着在外闯荡、创立事业的快感。尽管北京空气糟糕,生活有种种不便,但是为了事业,这些不便都不算什么。“我也想念惠州的好空气。但是,我希望有更多惠州一中的同学能够去北京上海闯一闯。”

上一篇: 招商银行发布社保金融服务平台     下一篇: 互联网金融网络营销思路和方法